苏生

try for you love

smb3.

3.

皇后见到我很吃惊的样子,不过想必也是,六皇子正在滔滔不绝的一个多么多么厉害的商人,竟然穿着一身破布麻衣,全身上下看不出一点有钱或有才的样子。

就像普通人,如果“像普通人”是才能,可以叫我异士——想到了某些搞笑的事情,我想笑,但生生憋住。

“春梅,给先生泡最好的龙井上来。”这时皇后发话了,小姑娘泱泱退下去,皇后亲自起身来到我面前,她身后重叠好几层的裙摆摩擦着青玉石地面,另一个小姑娘帮她拖着。

“您就是…苏先生?”

皇后的眼神恍惚了一下,很快镇定下来,但我能用余光瞟到,皇后的话说出来后,这屋子里所有的宫女都受到了惊吓——有些是表情崩盘,还有腿软的,拖裙子那个手抖起来。

我露出了商场微笑,“皇后娘娘太客气了,不必对我用敬语。”

皇后也笑,笑的还特好看,“您不必谦虚,妾身对苏先生一片敬意,无法使用对等之词与您交谈。晨曦这孩子一副蛮脾气,希望我们母子俩没有叨扰到您。”

“受宠若惊,受宠若惊。”我客套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三个人落座。

几乎一下子我就想瘫在椅子上,这是刻印在骨子里的本能,连忙收敛住。皇后盯着桌子上的果盘,若有所思,没有注意到。

一旁六皇子咳嗽了两声,以示提醒。

人家直盯着果盘,我也不好下手,开口引出话题:“不知皇后娘娘有何事拜托我?”

用文绉绉的语气讲话已是我在交易场合好不容易练出来的,敬语想都别想,我家兄长一直都是老子老子的,苏家也就这德行了。

“秋雨,”皇后说,“把图样拿过来。”

小姑娘拿了个盒子上来,样式普通,也没上锁,打开就看里面放着一张折叠的铜版纸,展开来看,上面画了一个小饰品样的东西。

“母后,这是?”六皇子疑惑道。

“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皇后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她的心事很重,能让一个有孩子的女人这么烦恼的事情,无外乎关于她的家人。但皇宫里的女人绝不是心慈手软的性格,她们往往会像男人一样干脆利落地舍弃一些东西,也丝毫不动容。所以应该不是一两个人的小事,而是整个家族的大事。“皇后娘娘希望我做些什么?”

“希望….你能把这样东西给我。”

说着说着就不是敬语了,我挠了挠头,“您是这么说,可我上哪儿变去啊。”

“你没有?”她疑惑,“你能找到的,对吗。”

“能是能,但是…”

“但是什么?”

皇后的眼睛变得炯炯有神,仿佛要在我身上盯出个洞一样看着。

“但是很困难。”我缓缓说完,偷偷抓了块糕点吃。场面静了一会儿,六皇子用眼神询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用另一只干净的手从衣服里掏出一块玉佩,给他看了看。

皇后再次追问:“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您看我像是花钱的人吗?”

“那你要什么,谁的人头?”

“娘娘饶了我吧……要了人头我还跟谁做生意去……”

“只要你给我这个东西,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我当时就要脱口而出金龙城三个字了,还是忍住,运了运气,不能被欲望冲昏头脑。

“咳咳。我这里是货到付款,如果您真的无论如何都需要这个东西的话,”我喝了口茶壶里剩下的凉茶,“看在六皇子的面子上,尽绵薄之力还是做得到的。”

听了我的话,皇后终于将注意力放在六皇子身上,磕磕巴巴地问:“晨曦……晨曦他也知道?”

我点点头。

六皇子很配合的兜着场面。

那之后我们两个去了六皇子房间,龙井也送了过去。

这一口下去,登时就要飞仙了。

六皇子脱去外衣,正坐在书案前,拿了张新纸,新紫毫,在纸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透过推拉门的夹缝能够看到,送茶来的春梅小姑娘就站在屋外,我们两个的对话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在这里什么都说出去,情报就卖不出去了。

我慢悠悠地坐到他对面,拿起之前那支狼毫,在纸上写——

六皇子啪的一声抓住我的手,用唇语说了两个字:生辰。

这是说皇后的生辰他不能离开,虽然我也有想到,但是这两件事是完全没有办法各自办好的,对小皇子来说是很困难的抉择,都是因为我能力不足——发生这样的事大家都不想的。

我就把这句话写在纸上,立刻收到书案下面的飞腿一击。

我接着写到——

你不去 我找别人

紫毫被扔到我的脸上。

把笔从脸上摘下来,用衣服擦擦脸,我喝掉了第二杯龙井。

“什么时候走?”

“再喝两杯。”

“……”

“哦,那个啊,八月初一。”

之后我们两个人不再有交谈,慢慢的我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六皇子不在我对面了,身上披着他的衣服,环顾四周,门外,没有人,还有菜香,应该是丢下我去吃饭了。再看天,黄昏大盛。

我把那玉佩放在披着的衣服口袋里,扔到他床上,在纸上写下小茶馆的位置,翻窗回去了。

晚上一碗板面对付,倒在床上又安稳的睡了一晚。

7月23,皇后甄氏寿辰。

7月24,尕山出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