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try for you love

smb1.

门突然被打开。

我快步迎上去,虽然是临时打工的地方,但在这里如果我不上去的话,就没人上去了。

三个佩刀巡视官,边说笑着边走进来。

“几位啊客官。”我随便招呼着。

“三位,拿一壶最好的茶。”最前面的人轻蔑的瞪着我,就算我态度不好也不用这样吧,金陵人真可怕。

“好嘞,您请坐。”虽然我们这里只有一种茶吧。

三两下沏好茶端上去,巡视官们果不其然正在闲聊皇后诞辰庆典的事情。

这也是7月的金陵人们唯一一件值得顶着酷暑津津乐道的事了。

毕竟能免除地税一个月,全国上下都很高兴吧。这可是其他皇子的诞辰都比不了的恩赐,只有此刻大家都觉得皇后能出生真是太好了,虽然出发点完全不同。

不过想必那个女人也不会介意这些,只有六皇子是她在意的吧。

“听说今年的夜间游行人手好像不够?”

“特技游行?我早说那东西太难找人,到时候场面不讨皇后欢喜,不知要连累多少人家…”

“你也别这么碎嘴婆妈了,那些人也是为了应召赏金去的,风险也是无可奈何。“

几个大叔感叹人生。

感觉大叔能量扑面而来……还是回到安全的柜台后吧。

那之后又来了些旅人客官,打工的一天就正式结束了。这种独身平凡的日子真是令人欲罢不能,怪不得鲁叔会这么喜欢传令官这个职位,可以泡在市井里很长时间嘛。

不过虽说是很好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已经工作1周了,快要坚持不住了。

好像鲁叔也说过来着,说只有蛀虫的生活方式才适合我……

太阳落了西山,另一种人外出活动,或者说,觅食。

我把店门紧锁好,想了想,又打开锁走了出去,从外面锁上。

——

经过漫长的徒步迁徙,终于来到了皇宫门口。

金龙城,占地5896平方公里,约为金陵城的一半面积。内部所有均为皇室私人所有地,真的是坐拥一片宝地,佣人一抓一大把,自给自足都很富裕,再加上金国全国的税收,和与他国间的交易吞吐,这座金龙城就是这片大陆上最富有的地方——可以这么断言。

当然并不是说这里有很多钱,而是说这里的人们手上拿捏着财富的流动。

总之,是个很令人咬牙的地方。身为一方的首领,我也很是看不对眼他们这群有钱人。

不过尽管如此,我的工作……不是指端茶倒水哦,当然是说我本职的工作,和有钱人们并无冲突,不如说身为冤大头,很有价值。

但还是很令人眼红……我要是生在这里就不用那么努力的工作了,做一头金钱猪有什么不好。

怀着这样的心情,尝试向站在城门两边的门卫搭话。

首先是自报家门,“大哥,那个,呃,我是苏家人,能不能让我进去?”因为门卫手上的长枪不由自主放低语气了。

门卫不可思议地“哈?”了一声,像听到冷笑话一样翻了个白眼,“回去吧,今晚的事我就当没看到,不追究你的责任。”

……看来是被当作麻烦的东西处理了。

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我真的是苏家人…”

“苏家人?小子,你真的知道你口中说的那个词所指的意义吗,不是姓苏就是苏家人了,是神一样的存在,要找借口也找个靠谱点的,如果这么说还不能明白并且还不回去的话…我就要动手了。”

这次是被当成耍人的了。

我愣了几秒钟,决定先放弃,回小茶馆里休息吧。

 没想到只是进城都做不到,到底这群有钱人是多看不起一般民众啊。

一想到这里我就不自觉地咬牙,只要有一个人,一个人能证明我的身份就可以了……

就在我思考进城的方法的时候,那群人突然到访。

今天还算是个凉爽的日子,空气略微潮湿,对我这种皮肤干燥的北方人来说是最喜欢的天气,再加上是午夜前的散步时间,真的不希望这些人出现。

一群黑衣服的乌鸦,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中央。

“你们有什么事吗。”有也不想管,最好别有。我诚心的怀抱着这样的期待。

看上去像是头领的人,走上前跪了下来,低下他那带着乌鸦型面具的头。

我看着他,因为他实在沉默太久,我开始觉得他是不是腹泻想问我厕所在哪。真的不是我走神,是场面的问题。

“交易。”

所有的乌鸦都因为其组织的阴暗性导致很不会说话——好吧,实际上就是任务需求。他们的首领似乎是个极其怪异的人,从他喜欢乌鸦这点就能看出来了。

这个怪异的首领束缚手下人的方法就是——找到一个木头人,让他们变得听话,并保持下去。

减少与外人的交流是必须的,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非人道手法,所以小朋友们绝对不要成为乌鸦哟。

此外还是一个非常有钱的人。

请看以下片段:

那天,睡梦中的我被一支电话惊醒。

是某不可透露名字的买家打来的,当然我知道是谁。

对方很有诚意,开了个价,希望我把关于乌鸦的所有情报交给他。

挂了电话后,我打给了乌鸦首领,并把买家报的价(稍微抬高了一点)告诉给首领。

首领立刻翻了两倍买我不要说出去。

我又打给买家,告诉他这个数字,并解释了一下这个数字的由来,骗他是我受威胁。

买家犹豫了下,选择提高价格。

我再次接通首领,这次就两个字,“翻倍”。

我明白了这个买家最终买不到情报的这件事了。

所以打给买家说最高能出到多少价钱,为了这个情报。

最后还是没卖出去。

而乌鸦首领对这个想要他情报的人有了些兴趣,花钱从我这里买走了他的情报,把人家老家一锅端了。

End.

就是这样。关于首领的怪异,还有很多说不完的事情。

眼前这个乌鸦头头儿说的“交易”两个字有两种含义,一种是“要求交易”,另一种是“催促交易”,我稍微想了想就发现,是后者,然后冷汗就下来了。

完全忘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