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

try for you love

YURI on ICE!!!Yurio x Yuri可行性全面分

发布了长文章:YURI on ICE!!!Yurio x Yuri可行性全面分

点击查看

 

smb3.

3.

皇后见到我很吃惊的样子,不过想必也是,六皇子正在滔滔不绝的一个多么多么厉害的商人,竟然穿着一身破布麻衣,全身上下看不出一点有钱或有才的样子。

就像普通人,如果“像普通人”是才能,可以叫我异士——想到了某些搞笑的事情,我想笑,但生生憋住。

“春梅,给先生泡最好的龙井上来。”这时皇后发话了,小姑娘泱泱退下去,皇后亲自起身来到我面前,她身后重叠好几层的裙摆摩擦着青玉石地面,另一个小姑娘帮她拖着。

“您就是…苏先生?”

皇后的眼神恍惚了一下,很快镇定下来,但我能用余光瞟到,皇后的话说出来后,这屋子里所有的宫女都受到了惊吓——有些是表情崩盘,还有腿软的,拖裙子那个手抖起来。

我露出了商场微笑,“皇后娘娘太客气了,不必对我用敬语。”

皇后也笑,笑的还特好看,“您不必谦虚,妾身对苏先生一片敬意,无法使用对等之词与您交谈。晨曦这孩子一副蛮脾气,希望我们母子俩没有叨扰到您。”

“受宠若惊,受宠若惊。”我客套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三个人落座。

几乎一下子我就想瘫在椅子上,这是刻印在骨子里的本能,连忙收敛住。皇后盯着桌子上的果盘,若有所思,没有注意到。

一旁六皇子咳嗽了两声,以示提醒。

人家直盯着果盘,我也不好下手,开口引出话题:“不知皇后娘娘有何事拜托我?”

用文绉绉的语气讲话已是我在交易场合好不容易练出来的,敬语想都别想,我家兄长一直都是老子老子的,苏家也就这德行了。

“秋雨,”皇后说,“把图样拿过来。”

小姑娘拿了个盒子上来,样式普通,也没上锁,打开就看里面放着一张折叠的铜版纸,展开来看,上面画了一个小饰品样的东西。

“母后,这是?”六皇子疑惑道。

“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皇后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她的心事很重,能让一个有孩子的女人这么烦恼的事情,无外乎关于她的家人。但皇宫里的女人绝不是心慈手软的性格,她们往往会像男人一样干脆利落地舍弃一些东西,也丝毫不动容。所以应该不是一两个人的小事,而是整个家族的大事。“皇后娘娘希望我做些什么?”

“希望….你能把这样东西给我。”

说着说着就不是敬语了,我挠了挠头,“您是这么说,可我上哪儿变去啊。”

“你没有?”她疑惑,“你能找到的,对吗。”

“能是能,但是…”

“但是什么?”

皇后的眼睛变得炯炯有神,仿佛要在我身上盯出个洞一样看着。

“但是很困难。”我缓缓说完,偷偷抓了块糕点吃。场面静了一会儿,六皇子用眼神询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用另一只干净的手从衣服里掏出一块玉佩,给他看了看。

皇后再次追问:“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您看我像是花钱的人吗?”

“那你要什么,谁的人头?”

“娘娘饶了我吧……要了人头我还跟谁做生意去……”

“只要你给我这个东西,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我当时就要脱口而出金龙城三个字了,还是忍住,运了运气,不能被欲望冲昏头脑。

“咳咳。我这里是货到付款,如果您真的无论如何都需要这个东西的话,”我喝了口茶壶里剩下的凉茶,“看在六皇子的面子上,尽绵薄之力还是做得到的。”

听了我的话,皇后终于将注意力放在六皇子身上,磕磕巴巴地问:“晨曦……晨曦他也知道?”

我点点头。

六皇子很配合的兜着场面。

那之后我们两个去了六皇子房间,龙井也送了过去。

这一口下去,登时就要飞仙了。

六皇子脱去外衣,正坐在书案前,拿了张新纸,新紫毫,在纸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透过推拉门的夹缝能够看到,送茶来的春梅小姑娘就站在屋外,我们两个的对话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在这里什么都说出去,情报就卖不出去了。

我慢悠悠地坐到他对面,拿起之前那支狼毫,在纸上写——

六皇子啪的一声抓住我的手,用唇语说了两个字:生辰。

这是说皇后的生辰他不能离开,虽然我也有想到,但是这两件事是完全没有办法各自办好的,对小皇子来说是很困难的抉择,都是因为我能力不足——发生这样的事大家都不想的。

我就把这句话写在纸上,立刻收到书案下面的飞腿一击。

我接着写到——

你不去 我找别人

紫毫被扔到我的脸上。

把笔从脸上摘下来,用衣服擦擦脸,我喝掉了第二杯龙井。

“什么时候走?”

“再喝两杯。”

“……”

“哦,那个啊,八月初一。”

之后我们两个人不再有交谈,慢慢的我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六皇子不在我对面了,身上披着他的衣服,环顾四周,门外,没有人,还有菜香,应该是丢下我去吃饭了。再看天,黄昏大盛。

我把那玉佩放在披着的衣服口袋里,扔到他床上,在纸上写下小茶馆的位置,翻窗回去了。

晚上一碗板面对付,倒在床上又安稳的睡了一晚。

7月23,皇后甄氏寿辰。

7月24,尕山出世。

 

smb2.

2.

总之把他们打发给我手下的小六了,用地址吸引他们过去,小六会替我解决的大概。

就这样平安回到了茶馆2楼,在脏兮兮干巴巴的小床上睡去。

第二天早晨醒来,揉了揉腰,甩甩脖子,从一楼茶馆钱箱里拿点钱上街买早点。

因为睡得早,起的也早,清晨的雾气淡淡的铺在金陵城,十尺外的吃食包饺不分。吃了糖包,喝了绿豆汤,散步到城外。

用我的神力很轻松的抓到了一只鸽子。

大家还不知道神力是什么东西吧。哼哼哼。

之后就会知道了。

用老方法在鸽子腿上绑了信件,我可以让鸽子飞到金龙城里,让认识我的人看到,那个人会出来接我进去。

计划是这样的。

用菜刀挑断衣服线头的时候,我还真有点害怕。

这里还有一个小技巧,就是把纸折成长条状,绑在鸽腿内侧,鸽子肚子上的羽毛会遮掩住纸条。

让鸽子停在肩上走路,还真是显眼。

来到金龙城门口,两个守卫换了人,不是昨天晚上那两个了,但估计结果是一样的吧。

我顺着城墙慢慢的走着。

差不多两边都看不到人的时候,我让鸽子飞越城墙,一头扎进了金龙城。

这也是神力的作用,很便利吧。

在这种力量的作用下,我的身体稍稍浮了起来,提升高度,能够看到金龙城里面。

哇,珠光宝气!我的狗眼。

因为城周边一直有守卫队在绕圈巡视,所以时间也不多。小心的坐到城墙上后,鸽子立刻开始寻找目标任务。

不认识,不认识,不认识……

遇上的人大多是只会走动的宫女,还有一对偷情的宫女。女人和女人,重申一遍金陵城好可怕。

再往内部深入一点,就看到了大量的守卫。操练中的守卫,巡视中的守卫,守卫队长。突然,我看到了衣饰华美的妇人约两三名,都是美人,和善的表情,原来这里是后宫区域。

怪不得一个认识的都没有。

突然,鸽子通过意识反馈给我信号,说要歇一会儿,停在了一棵桃树枝上,因为这里很大嘛。

不过我可不能歇着,既然是后宫那么皇后肯定住在里面,虽然皇后请不动,但是六皇子应该没问题,找找他吧。

呃。在那之前见到二皇子了,我立刻命令鸽子一动不动。

俊美的二皇子走在哪里哪里就是鲜明的,鸽子的杂毛都被映衬的那么好看。

走过去了,看来只是路过,是来给翠贵妃请安的吧。

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二皇子的身后有一名小厮飞快的跑了过来,二皇子回头,看到了鸽子。

城中只有漂亮的白毛鸽子和彩毛鸽子,二皇子看了后皱了下眉,就这样看着那鸽子和小厮聊了起来,当然脸庞依然俊美。

就在两人聊完要走的时候,我刚有点放松,一名穿着鲜艳衣服的少女飞奔向二皇子,二皇子又一次回头。因为少女头上的金属头饰叮叮作响,鸽子不安分地跳将了一下,少女也注意到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抬起屁股,做好逃跑的准备。

二皇子突然笑了一下,对少女说了什么,然后3人一起离开了。

天不绝我,鸽子迅速的飞离了树枝,窜进皇后流芳宫的门厅,穿梭在窗室之间,躲避着宫女们的视线。

六皇子不在自己的卧室。又抱着尝试的心态,让鸽子飞向了流芳书房。

果然就在这里,猜对了。

“吱吱——”门外有喜鹊在叫,屋内有少年埋头。

杂毛鸽子停在书桌上。

 

六皇子和上次见到的时候相比,长高了不少,此时在用毛笔写一种奇怪的字体,

毛笔是波兰国贡的狼毫,字有窗沿挡着看不见,从六皇子手部的动作来看不是汉字。

鸽子被一眼发现,六皇子凝神,也马上发现了纸条。犹豫了一下,拆开。

我能看到他少年老成的的严肃脸上没有一丝波动的,读完了纸条,将其塞到衣服里,清洗笔墨后起身。

我快步跑向城门口,同时命令鸽子飞回原来它待的地方,去河里洗个澡,清除掉有钱人的腐臭味。

直到六皇子慢悠悠的出现,我才结束我那漫长的散步,看这样子小皇子是特意换了身蓝色正装出来迎接我,我一下子窜到他身边,享受着所有守卫的叩拜,就这样横穿了小半个金龙城,来到一处无人的假山花园。

“你来干什么?”六皇子直切主题。我莫名其妙地挠挠头,“怎么在这种地方说?难道你家里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吗。”

“近日母后又提起你们家的事,若不怕麻烦,请你一杯也是无妨。”

“没事没事,”我想了想,“走吧,我不怕你妈妈。”说着就去推他的后背,六皇子奇妙的看了我一眼,重新开始带路。

“不是要紧事吗?”他问道,同时迅速的偷偷回头看我一眼。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疲累交加,懒得多说。

越往前走,路上的宫女态度越趾高气昂,这是进入这个后宫的权力集合区域的表现,就和越往小巷的深处走野猫的毛油光越亮一个道理。

在进入府邸时,一名宫女迎上来,六皇子交待两句就走了进去,我也跟上。平时这里的规矩应该很严格,无论是六皇子还是太子的朋友,谁都得先通报一声,除了皇上带来的人。现在这个“除了”里也出现了我的名字,这应该不是六皇子的作用,而是皇后真的有要事求于我。

会是什么呢?

绕过两个亮堂的大屋子,我见到了君临这座金子堡垒的女人。

 

smb1.

门突然被打开。

我快步迎上去,虽然是临时打工的地方,但在这里如果我不上去的话,就没人上去了。

三个佩刀巡视官,边说笑着边走进来。

“几位啊客官。”我随便招呼着。

“三位,拿一壶最好的茶。”最前面的人轻蔑的瞪着我,就算我态度不好也不用这样吧,金陵人真可怕。

“好嘞,您请坐。”虽然我们这里只有一种茶吧。

三两下沏好茶端上去,巡视官们果不其然正在闲聊皇后诞辰庆典的事情。

这也是7月的金陵人们唯一一件值得顶着酷暑津津乐道的事了。

毕竟能免除地税一个月,全国上下都很高兴吧。这可是其他皇子的诞辰都比不了的恩赐,只有此刻大家都觉得皇后能出生真是太好了,虽然出发点完全不同。

不过想必那个女人也不会介意这些,只有六皇子是她在意的吧。

“听说今年的夜间游行人手好像不够?”

“特技游行?我早说那东西太难找人,到时候场面不讨皇后欢喜,不知要连累多少人家…”

“你也别这么碎嘴婆妈了,那些人也是为了应召赏金去的,风险也是无可奈何。“

几个大叔感叹人生。

感觉大叔能量扑面而来……还是回到安全的柜台后吧。

那之后又来了些旅人客官,打工的一天就正式结束了。这种独身平凡的日子真是令人欲罢不能,怪不得鲁叔会这么喜欢传令官这个职位,可以泡在市井里很长时间嘛。

不过虽说是很好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已经工作1周了,快要坚持不住了。

好像鲁叔也说过来着,说只有蛀虫的生活方式才适合我……

太阳落了西山,另一种人外出活动,或者说,觅食。

我把店门紧锁好,想了想,又打开锁走了出去,从外面锁上。

——

经过漫长的徒步迁徙,终于来到了皇宫门口。

金龙城,占地5896平方公里,约为金陵城的一半面积。内部所有均为皇室私人所有地,真的是坐拥一片宝地,佣人一抓一大把,自给自足都很富裕,再加上金国全国的税收,和与他国间的交易吞吐,这座金龙城就是这片大陆上最富有的地方——可以这么断言。

当然并不是说这里有很多钱,而是说这里的人们手上拿捏着财富的流动。

总之,是个很令人咬牙的地方。身为一方的首领,我也很是看不对眼他们这群有钱人。

不过尽管如此,我的工作……不是指端茶倒水哦,当然是说我本职的工作,和有钱人们并无冲突,不如说身为冤大头,很有价值。

但还是很令人眼红……我要是生在这里就不用那么努力的工作了,做一头金钱猪有什么不好。

怀着这样的心情,尝试向站在城门两边的门卫搭话。

首先是自报家门,“大哥,那个,呃,我是苏家人,能不能让我进去?”因为门卫手上的长枪不由自主放低语气了。

门卫不可思议地“哈?”了一声,像听到冷笑话一样翻了个白眼,“回去吧,今晚的事我就当没看到,不追究你的责任。”

……看来是被当作麻烦的东西处理了。

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我真的是苏家人…”

“苏家人?小子,你真的知道你口中说的那个词所指的意义吗,不是姓苏就是苏家人了,是神一样的存在,要找借口也找个靠谱点的,如果这么说还不能明白并且还不回去的话…我就要动手了。”

这次是被当成耍人的了。

我愣了几秒钟,决定先放弃,回小茶馆里休息吧。

 没想到只是进城都做不到,到底这群有钱人是多看不起一般民众啊。

一想到这里我就不自觉地咬牙,只要有一个人,一个人能证明我的身份就可以了……

就在我思考进城的方法的时候,那群人突然到访。

今天还算是个凉爽的日子,空气略微潮湿,对我这种皮肤干燥的北方人来说是最喜欢的天气,再加上是午夜前的散步时间,真的不希望这些人出现。

一群黑衣服的乌鸦,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中央。

“你们有什么事吗。”有也不想管,最好别有。我诚心的怀抱着这样的期待。

看上去像是头领的人,走上前跪了下来,低下他那带着乌鸦型面具的头。

我看着他,因为他实在沉默太久,我开始觉得他是不是腹泻想问我厕所在哪。真的不是我走神,是场面的问题。

“交易。”

所有的乌鸦都因为其组织的阴暗性导致很不会说话——好吧,实际上就是任务需求。他们的首领似乎是个极其怪异的人,从他喜欢乌鸦这点就能看出来了。

这个怪异的首领束缚手下人的方法就是——找到一个木头人,让他们变得听话,并保持下去。

减少与外人的交流是必须的,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非人道手法,所以小朋友们绝对不要成为乌鸦哟。

此外还是一个非常有钱的人。

请看以下片段:

那天,睡梦中的我被一支电话惊醒。

是某不可透露名字的买家打来的,当然我知道是谁。

对方很有诚意,开了个价,希望我把关于乌鸦的所有情报交给他。

挂了电话后,我打给了乌鸦首领,并把买家报的价(稍微抬高了一点)告诉给首领。

首领立刻翻了两倍买我不要说出去。

我又打给买家,告诉他这个数字,并解释了一下这个数字的由来,骗他是我受威胁。

买家犹豫了下,选择提高价格。

我再次接通首领,这次就两个字,“翻倍”。

我明白了这个买家最终买不到情报的这件事了。

所以打给买家说最高能出到多少价钱,为了这个情报。

最后还是没卖出去。

而乌鸦首领对这个想要他情报的人有了些兴趣,花钱从我这里买走了他的情报,把人家老家一锅端了。

End.

就是这样。关于首领的怪异,还有很多说不完的事情。

眼前这个乌鸦头头儿说的“交易”两个字有两种含义,一种是“要求交易”,另一种是“催促交易”,我稍微想了想就发现,是后者,然后冷汗就下来了。

完全忘记了——

 

【刷牙】喜欢越前和喜欢all越是不同的!

A:虽然让我说点什么……

B:诶~就是啊A子小姐。现在这时代正太已经不流行了啦~

C:还喜欢着的也就只有搞不清楚东西的小丫头片子而已了吧!

A:真是!去看帅哥啦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M(me):……

——


欠外旋发球呢你们都……我不禁这样想到。


【第十人】罗杰托我梦

减了个和路飞一样长的头发,甩甩脑袋十分凉快

(照镜子)

“......”

——

带着这一脑袋毛入睡了

迷迷糊糊的时候想起了白天看的第十人预测贴,又想起手抖在百度上抽一条看的胡劈预测......

罗怎么可能是第十人?!!

没错,百度上抽出来的那条预测信誓旦旦的说这罗会成为第十人,我有点懵

预测贴里说巴托会成为第十人且只指出他一人,我有点懵

懵到晚上睡觉才反应过来0pppp0

草帽一伙现在组成:

船长

剑士

航海士

狙击手

厨子

船医

考古学家

船匠

音乐家

除了音乐家其他没有一个是路飞想过要的呢

船长,航海士,厨子,船医,船匠这是标配

其他的自由组成

那么身兼船长、医生的罗,毫无疑问的pass

同为船长的巴托......不保证他出啥为了混上草帽船而锻炼的第二技能,也没啥希望

同理,比较有可能的武士大叔pass,人气的卡文迪许pass,顺便一提萨博也pass,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猜测,维奥拉公主奔放一把有可能直接上

她的能力是千里眼嘛,探测监测侦查,草帽一伙还缺这么一位

其他的没什么苗头(

私心的话......

咳咳,身高一米八以上体重七十公斤以上脸¥#%*@的不让上!!


【荣耀】今日

今日

2015年4月14

只是我一路陪着他们,从最初走到了最后,的一个可以记着日后拿来说道的日子


【谁】所谓难看

别唱了,你的嗓子,是在哀嚎,不疼吗?

我在惩罚自己,被弄成这样


你哭了

我知道啊

很难过吗?

是啊

别哭了

一会儿让我别唱,一会儿让我别哭,不如让我别做任何事了吧,哈哈

别笑

难看



【荣耀】唠唠百花缭乱银武猎寻这名字

《全职高手》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一个人的追求

门再次被撞开,百花缭乱身后有门掩护,右手横持在身前的自动手枪银武猎寻,直对正前方。

银武猎寻

当一眼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内心几乎是平静的,脸色却是吃了大便的

一点都不水,一点都不燃啊!

猎寻,猎寻,这猎的、寻的,是冠军,是胜利(也是老叶(私心

不得不说双花这一对银武系统给配的名字都特别的应景、合适,一把重剑葬花,一把自动手枪猎寻。

名字无可挑剔,非要说的挑剔,那就是为什么我的脸色屎屎的了

一点都不好听啊!不燃!不炫!不出风头!念着不给力!

。反正我就是如此一厢情愿的认为着。(挺胸(昂首(哎哟大大别打








——

欢迎来唠

【生贺】不早,不早?真不早

4月6日

从现在开始准备吧姑娘们!

(一副你是话题发起人的口气(叶神呵